武宏:希望更诗意地记录生活


记者 黎袁媛 实习生 谢春雪/文 通讯员 武 宏/图

    《风情二官寨》之一

马背上的摇篮

土家老人

《风情二官寨》之一

《恩施老城》之一

《清江边上的人家》之一

编者按:摄影师用镜头见证着这个变革的时代,也记录和改变着时代变迁之中的个人命运。在这个全民摄影的时代,我州活跃着大量摄影人。这些摄影人或偏爱风光,或专注人文,或从事专职新闻摄影,创作了一大批优秀的摄影作品,成为美丽恩施的生动记录。从本期起推出此专栏,讲述摄影师和作品背后的故事。


这是一张有温度、“有声音”的照片:孩子们簇拥在一起,望着镜头开心大笑,那质朴、童真的笑声仿佛能穿透照片直抵心间。

11月19日,武宏拿着手机,向记者展示了她今年第4次去高台村学校所拍摄的场景。2013年,武宏在这里拍摄的留守老人骑着马送孙儿孙女读书的作品《马背上的摇篮》受到社会广泛关注,并直接促成了恩施沐抚高台教学点的恢复。从那以后,武宏每年都会来到这里拍摄、记录孩子们的生活。

武宏是州经信委退休公务员,摄影是她的最大爱好。今年是她拿起相机的第14年,这些年里,她把镜头对准恩施这片广袤的土地,脚步不停,拍摄不止。

艰辛与收获

“鹤峰的槽门寨子,每年丰收之后老百姓会聚在一起用包谷叶扎成灯笼,举行托把灯节,祈福上天保佑他们来年再获丰收。恩施的白杨坪镇熊家岩长春岭村瓦窑岭,村民不分男女老少,都能唱上两句原生态山歌,那里有原汁原味的《陪十姊妹》……”说到这些年拍了什么,武宏如数家珍。拿起相机的这些年,她几乎跑遍了恩施州8县市的村村寨寨。这些充满了人文气息的古老村落和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场景,为她的创作提供了取之不竭的素材。时代不断变迁,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也不断改变,这让她有了拿起相机记录历史的冲动和紧迫感。

作为一名摄影师,外拍对于她来说是常事。收获大量精彩图片的时候,也会常常遇到危险。

拍二官寨时,因为现场信号干扰,无人机操作失灵后从空中坠落,情急之下她伸出双手去接,导致两根手指被削,休养了差不多半年才痊愈;拍和润城建设工地,她被钢筋绊倒摔伤膝盖,回家躺了两天才能下床;拍宜万铁路开通,装满器材的摄影包呼啦啦滚下铁轨路基;拍宣恩庆阳老街,踩着青苔在寒冬腊月摔进河里……为了拍出好照片,她遇到过的危险情况不知道有多少次,回忆当时,武宏至今心有余悸。

尽管如此,她仍然保持着旺盛的创作热情,一次又一次一个人行走在路上,用影像记录着生活。

思考与沉淀

“摄影就是我生活的全部。”从第一台佳能350D相机到现在的无人机,从风光摄影到纪实摄影,设备在更新,思想也在改变,唯一不变的是武宏对摄影的热爱。

她的书房里堆着大大小小上百册摄影集。五年前退休后,她有了更多时间进行摄影学习和创作。这些年,她获过不少奖,可仍不断地参加各类线上、线下培训班,全国各地跑,学习着、思考着、沉淀着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的创作思路也在不断地发生着改变。

她曾经起早贪黑拍摄风光,凌晨三点钟一个人开车去拍摄点守候光线是常事。她也曾“看到什么就拍什么”,认为最普通的生活记录才最为真实。而现在,她更专注于艺术纪实摄影的创作。她认为,物象、意象、影像三者的完美结合,呈现出来的照片才能给人以美的感受,让人深思。

“纪实摄影的拍摄要抓住决定性瞬间,与其相辅相成的是叙事性故事。但是也不意味着就能随便抓拍,如果作品没有内涵,就是摄影的障碍。”武宏说,“纪实摄影不仅仅是纪实,还应有艺术性,通过光影和构图的技法来呈现并传递拍摄者的思想和感情。”

为了实现这个目标,她给自己制定了几个长期拍摄专题。比如《清江边上的人家》,比如《恩施老城》等等。她希望,最终这些作品能达到心中“看山不是山”的诗意境界。